【大蛇AV】请记住最新网址:www.jj2233.com
视频1️⃣区
日韩精品
中文字幕
制服诱惑
家庭乱伦
国产精品
巨乳动漫
欧美性爱
自拍偷拍
视频2️⃣区
人妻熟女
日本无码
香港三级
亚洲综合
野外露出
角色扮演
极品主播
黑丝高跟
激情图片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情色小说
学生校园
暴力虐待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抖阴🔞
国产原创
麻豆精选
动漫卡通
成人抖阴
近亲乱伦
幼女破处
萝莉幼女
黑丝长腿
高清直播
️美女直播
抖阴网红
直播做爱
车模黑丝
空姐少妇
制服诱惑
乳交吞精
露出激情
网红大秀
麻豆精选
中文字幕
真实偷拍
美女主播
人妻熟女
精选口爆
少女破处
近亲乱伦
财神💸区
天美棋牌
天美电子
天美捕鱼
天美视讯
存款赠6%
抢庄牛牛
天天红包
立送888
威尼斯人
真人视讯
开元棋牌
存款赠6%
抢庄牛牛
捕鱼达人
电子游艺
天天红包
立送494

小彩的告白

(一) 刺激的初

我叫小彩。我的身高163体重47三围是32C,24,34,身材是属于娇小型却又很匀称的那一种。虽然不算很漂亮,却是属于可爱型的,而且我走起路来腰挺得很直,看起来胸部会很挺,臀部也就特别的翘。在我十六岁那一年,我们全家住在一栋公寓的顶楼。我家有四个人,分别是爸、妈、我弟弟和我。

在我们家的楼上有一间顶楼加盖,住着三个年约二、三十岁的男子,每天当我放学回家时,他们总会在楼梯口蹲着抽烟,并且对我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例如像「妳的奶子很大」或是「小淫娃」之类的,而我都是直接将大门关上,不理他们。听爸说他们三个平时在工地打工,整天无所是事,而且他们是房东的亲戚,管也管不了,讨厌…

其实,我也不是那幺讨厌他们啦,反而在他们叫我小淫娃的时候,我会有一种兴奋的感觉,也许是因为我有点好色吧。而且当他们说我的身材的时候,我还有一点高兴哩!只是我也很怕他们真的对我做出什幺,我还不想失去我的处女ㄟ。

有一个星期六,爸要出差到下礼拜才回来,妈则跟她的朋友出去旅游,而我那可恶的弟弟本来要留在家陪我的,但他竟然偷溜到同学家去住了,结果家里只剩我一个人了。晚上九点多,我正看着电视,突然想喝个饮料「唉,如果那个死弟弟在,就可以叫他帮我跑腿了。」,现在只好自己去了。

因为天气不错,我只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加牛仔短裤,那件T恤很薄,我的淡蓝色半罩式胸罩看得很清楚,只是我也不在乎。我到楼下的7_11买了一罐红茶就上楼了。

就在我走到家门口时,我突然感到有人在看我。我回头一看,原来又是楼上的那三个男的坐在楼梯上抽烟,他们一看到我回头,就赶忙转过头去。我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赶紧将门打开。

就在我打开门的同时,我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我还来不及开口的时候,有一只大手摀住了我的嘴,同时抱紧了我的上身,另一个人将我的双脚抱起,我就这样一边挣扎、一边被他们抱进家里,摀住我嘴的那个人对第三个人说:「喂!阿祥,把门关上!」那个叫『阿祥』的则在我们都进门时,将大门反锁住。

接着,他们将我抓进我的房间,并将我丢到床上,我赶紧退到房间的角落,并大叫:「你们干什幺?!」那个刚刚抱住我大腿的说:「嗯?干什幺?」他转头对那个刚刚摀住我嘴的人说:「喂!大只仔,我们要干什幺?」,『大只仔』看着我说:「干什幺?干妳ㄚ!建仔你先上。」我吓的大叫:「不…不要过来ㄚ!」

这时他们都已经把上衣脱掉了。我观察了一下,那个叫大只仔的最壮、其他两个还好,但是都比我高了最少一个头,我想逃掉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我决定先吓吓他们:「喂!我…我爸妈他们等会儿就回来了,你们…你们休想伤害我。」那个叫阿祥的说:「嘿嘿…回来?等他们回来,你早就不知道被我们轮姦几次了。」我登时慌了,心想:「怎幺办、怎幺办?」。

然后,建仔走过来抓住了我,并把我又拖到了床上,我再怎幺用力挣扎也是没用。我一被丢到床上,他们三个就压住了我,建仔用一只手扣住了我的双手,并开始强吻我,还用舌头在我嘴里不停的翻搅。而他的另一只手把我的T恤翻开、并透过胸罩搓揉我的胸部。我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但他们很快就制伏了我。

大只仔将我的牛仔短裤脱掉,并用他的大手抚摸我的大腿内侧。突然有一股冰凉的液体泼在我的身上,原来是阿祥将我刚买的红茶倒得我满身都是,并说:「哎呀!这样怎幺可以呢?我来帮你舔乾净吧!」,这时我的胸罩已经被建仔脱掉了,在溼透了的ㄒ恤下,我尖翘的乳头看起来特别明显,阿祥掀开我的上衣,并且二话不说就开始吸吮我的乳头「ㄚ!!……唔…不…」我忍不住开始呻吟了起来。

大只仔听到我的呻吟,就淫笑道:「嘿嘿!这小淫娃开始兴奋了。接下来有得爽啦!」。

他开始隔着内裤舔着我的私处。这时我们四个身上都只剩下内裤了,我夹紧了大腿想阻止他的行动,但他却用力的分开我的大腿,并将我的内裤脱掉。「啊!……」我已经放弃了抵抗,大只仔直接的舔弄着我的肉缝,并用手玩弄着我的阴核。

我兴奋的不停流出淫水,建仔和阿祥把他们的大肉棒掏了出来,并命令我帮他们口交,他们两个的阴茎都好粗好长,我想最少有十五公分,根本不是我能塞进嘴巴的尺寸,我只好像舔冰棒似的、分别舔拭着他们又硬又热的大肉棒,还用手上下套弄着,阿祥似乎很舒服的说:「对!就是这样…小淫娃,妳把老子弄得越爽,等下就得有妳享受的。」。

这时大只仔说:「好!我看妳也够溼了。」他将内裤脱下,而他的超大尺寸肉棒也弹了出来,天哪!他的阴茎果然是三个人里最大的,我猜超过了十八公分,而且好粗。我害怕的双脚乱踢,但他马上抓住了我,并说:「来吧!好好享受我的『巨无霸热狗』吧!」

他缓缓的将他的大肉棒插入我初经人事的娇嫩花蕊,才刚放进了一半,我就痛的大叫:「啊!!!不…住手…我受不了啊!」,这时建仔将他的肉棒塞入我的小嘴,防止我叫的太大声。这样我再痛也只能发出「唔…哦…嗯…」的声音。

当大只仔将他的阴茎完全放进我的小穴时,我已经痛的发不出任何声音了。接着他开始在我小穴里抽动,每次都是抽出到只剩一个龟头在里面,再狠狠的插入,并且慢慢的加快速度。他还一边用淫秽的口吻说:「哦哦!!!这小淫娃夹的我好紧啊!真爽!」,建仔也开始在我的嘴里进出,并对我说:「嘿!你的嘴也真小,我被妳含的好舒服!」,阿祥则抓着我的手帮他打手枪。

我的嘴和花瓣同时受到他们悽惨的蹂躏,身体好像完全变成了男人发洩性慾的性器官了,但是他们无比粗暴的动作,却将我慢慢推向快感的巅峰。粗大的阳具在我的舌头上磨擦,又不时的深入的喉咙,带给我一种前所未有的特殊感受,小穴里更像是有一根热又烫的钢棒在里面进出着。阴道内原先的痛楚消失了,取而代的是一阵阵强烈的快感。

我忍不住抓紧了手中阿祥的肉棒,而他似乎受不了了,喊着:「啊!!要…要射出了!!」,并将一股股热热的精液射在我的脸蛋上。接着建仔也受不了我的吸吮了,他快速的在我嘴里抽插了几下,然后将阴茎抽出,开始在我的身上射精,他的精液量好多,射的我满身都是。

大只仔把我的双脚架到肩膀上,抓紧了我的腰开始用力抽送,我随着他的动作不停的大声淫叫:「喔!!…嗯…唉呦!…ㄚ!!!」,每当他一用力顶进我的里面,就有一阵强烈的快感刺激着我,他说:「怎幺样,小淫娃,我这样搞你爽不爽啊?」「ㄚ!…好爽喔!大哥哥!再…再快一点…ㄚ!!!」,就这样,我被他送上第一次的高潮。

在我还沈醉在高潮的快感时,大只仔将我抱了起来,开始由下往上用力的顶我,这样的姿势让他的阴茎更加的深入我:「啊…啊…啊!!…」,我的花瓣正因为高潮而猛烈的收缩着,他于是更加激烈的在我体内抽送,阿祥在听到我淫蕩的叫声后,又开始兴奋了起来。他将他重新勃起的阴茎抵着我的小菊花洞:「啊!…你…你要干什幺…唔…哦!…」但正被大只仔狂猛抽送着的我,根本不能阻止他接下来的行动。

他把肉棒慢慢的滑进我紧紧的肛门,我感到一阵比刚刚被破身更强烈的痛楚,而他的阴茎已经全部塞满了我的后洞。他们开始在我体内一快一慢的抽动着,大只仔抓住我的臀部、阿祥用力的揉捏我的奶子「不要,……不要啊!喔……啊……」,我的前后同时传来强烈的快感和痛楚,我陷入了一阵迷乱中「啊!……不…不要ㄚ…喔!!…求你…」。他们这样干了我大约二十分钟,接着,他们几乎同时的往我身体用力一顶「啊!!……」,我只觉得有两股热流灌进我的体内,我又达到了第二次的高潮了。

在他们两个从我体内抽出时,白浊的热精从我的前后洞流出,刚刚在休息的建仔马上过来接手干我。他要我趴下,接着从我后面狠狠的插入「唔……呀……」,我就像只母狗一样被大肉棒猛烈的进出,我的两个奶子被干的不停晃动。这时大只仔开始在我的房间翻箱倒柜,并从我的衣柜里拿出了一件连身式泳衣。

我正在自己的房间里,被陌生人用背后式干着「啊……啊……噢……」。而刚刚玩过我的两个男人则坐在旁边欣赏,他们还不时的说一些淫秽的话来羞辱我:「小淫娃、快!扭动妳的腰!你平常走路不是很会摇吗?」「喂!建仔!人家小淫娃嫌你不够用力啦!」,我已经被干到不行了,只能发出「哼……噢……唔……」的气声。建仔干了我十几分钟后,就用力往我一顶,再拔出来把精液射在我臀部上。

他们让我休息了几分钟后,就叫我穿上我的泳衣:「啊!这…这是什幺?!」,他们竟然把我的泳衣剪了七、八个大洞,不仅两个奶子露了出来,下部更被剪开了一个大洞,把我的阴部完全裸露在外。大只仔对我说:「嘿嘿!怎样、我们『改造』的好看吗?」,我透过镜子,看到我穿着破烂的泳衣,不仅脸红了起来。这样的我,比起全裸更能激起男人的性慾。

他们三个凑了过来,并透过泳衣的破洞直接抚摸我的肌肤。我兴奋的全身发软,倒在他们的身上任他们摆布「嗯……好……喔……喔喔……我……哎……受……不……了……了……啊……」。他们抱起了我,将我带到了浴室。我家的浴室不算大,四个人进去倒还容纳的下,他们开始在浴缸里放水,并把我全身弄溼,开始在我身上涂抹沐浴乳。阿祥说:「刚刚弄得妳全身都是精液,让我们来帮妳洗乾净吧!」。

接着,他们三个男人六只手不断的在抚摸我的身体,并搓揉出许多泡沫。他们的嘴也分别在我的敏感处吸吮「哦……啊……你们……啊……弄得妹妹……噢……好舒服……啊……」,他们有的用手扭转我的乳头,有的还拨开我的阴唇,将中指插入我的阴道「有三个男人帮你洗泰国浴,舒不舒服啊?」「噢……啊……好爽啊……妹妹还要……」,我完全被他们三个男人征服了,他们弄得我淫水直流。

他们玩弄我的身体大约十分钟左右,阿祥就把我抱起来,靠在墙上站着干我「啊……你的好大……弄得妹妹……哎呦……好爽哦……啊……」「小淫娃、喜欢我这样干妳吗?」「啊……喜……喜欢……哥哥这样干……啊……妹妹啊……好爽……」,他们开始轮流的姦淫着我。每当有一个人快射精了,就换另一个人来接手。他们干了我快一个小时,都还没有射精,我却是连续高潮了三、四次。

这时阿祥突然对我说:「来!躺下!」我乖乖的曲着身体躺着。他坐在我的身上,并用我的乳房夹住他的肉棒,开始前后移动,他在我身上搓弄,搓了快20分钟,我的乳房被他抓得通红 ,接着他的动作越来越快。看着他雄壮的身体压在我身上,我突然有一种被征服的快感,随着他带给我双乳的快感,我不停啊啊大叫,然后他就把精液射得我满脸都是。

接着大只仔又把我抱起来干「喂!我们这样干她,会不会把她干死啊。」「不会啦!你看她爽的快不行了、还一直求我们继续哩!」「啊……妹妹……妹妹好爽……你们把妹妹……干……干到爽死……哇!!……」这时干着我的大只仔把我抱进了浴缸,用力的将我往上顶,他一边顶、水花溅的四处都是。我不停的上下跳动,终于到达了快感的最高潮「妹妹……啊……不……不行了……妹妹……又要丢了」「好!小淫娃、我们一起高潮吧!啊啊……」,阿祥和建仔早就打起了手枪,就在我高潮的同时,他们把又热又多的精液射在我身上,而大只仔也将一股股的热精注入我的体内,然后我就昏了过去。

隔天早上我醒过来,发现我倒在床上、全身赤裸,我只觉得全身酸痛。我赶紧收拾我淩乱的房间,然后弟弟、爸、妈回来了,我也不敢跟他们提起这件事,幸好那天是我的安全期,不然被注入了那幺多精液,我一定会怀孕。之后,每天放学回家,他们仍旧坐在楼梯口抽烟,然后不怀好意的对着我笑,一副就是「还要再好好的干妳一回」的样子。我回到了房间,回想起那天的遭遇,兴奋的忍不住开始自慰了起来。

(二) 黑人的性派对

我最近常常去教会,并在那里认识了两个黑人。他们十八岁,而且是双胞胎,哥哥叫阿伦、弟弟叫阿ken。他们是从美国来的,因为学校放假,然后刚好有亲戚住在这,所以他们就跑到台湾来玩了。

我是在一次教会的活动中认识他们的,因为年龄相近,我又很喜欢美国,所以我们就聊了起来。想不到他们的中文程度都很好,而且听他们说、他们两个都是学校的篮球校队,也难怪,他们身高都超过了180公分,而且又都很壮。我们聊的很来,同时也约定好假日要一起出去玩,要我当他们的导游。

在认识他们的第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兴奋的睡不着,忍不住开始自慰了起来。呵呵!也许是因为妹妹我很色吧!而且我又曾经幻想过被外国人强暴,所以一看到他们,我就有一股莫名的慾望。躺在床上的我,开始将手伸进内裤里,抚弄我的小阴核「啊……啊~~~」,我很喜欢自慰,而且我很敏感,只要轻轻的抚摸,我就会开始兴奋了。

每当我将手指划过我的小阴唇,后脑就会感觉到麻麻的、很舒服。只要轻轻的按摩我的阴核,大腿就会忍不住开始抽搐,我开始搓揉起我32c的乳房,幻想那是阿伦的大手在玩弄着我。我又把食指伸入嘴里,幻想阿ken的舌头在我嘴里翻搅,我开始把中指插入阴道内「啊……哎呦…」并且抽插了起来,还慢慢的加快速度。

我想,他们一定也是对我有点暇想的吧!尤其是当我做出一些诱人的举动。例如我弯下腰去绑鞋带、一抬头就看到他们俩眼神怪怪的,我猜他们一定有看到什幺吧,我当时穿着一件衬衫,而且上面两个扣子没扣,习惯嘛!只是…搞不好我里面都被他们看光了也说不定。

一想到他们那种有色的眼光,就忍不住开始全身发抖「喔……我……不……不行了……啊!~~~」,我知道自己快高潮了,开始加快手指抽插的速度,身体也不停的扭动着「喔……好舒服喔……啊!!……」。我揉搓着自己的乳房,想快点把自己送到快感的最高潮「唔!!喔……要……要丢……要丢了……啊!!」,啊!终于高潮了,那种全身酸麻的感觉好舒服喔。而且到达高潮的一瞬间,我感到我的淫水溼了一整片,我也就昏昏沈沈的睡着了。

我后来常常跟阿伦、阿ken他们一起出去玩。我带他们到一些台北年轻人常去的地方逛,他们不但常常买我喜欢的东西送我,连我的所有花费,都是他们付的,我好喜欢他们喔!只是他们有时候也会趁机吃我豆腐,像是抱抱我啦、摸摸我的屁股之类的,只是他们是外国人嘛!很多行为都是很开放的,所以就算他们亲亲我的脸颊,我也是不会介意的。

有一次我跟阿伦他们一起去看演唱会,玩到结束时已经12点多了。原本想坐计程车回家的,但他们寄住的亲戚家刚好在附近,所以邀请我去住。我想反正也没差嘛,而且我们玩得正尽兴,我也还不想回家,所以我就打电话回家,骗妈妈说我去住女同学家,然后就跟他们走了。

我们经过一家7-ELEVEN,阿KEN突然提议要玩牌,我们就买了些宵夜和一副牌準备玩通宵。但是一进他们家,我就有一种被骗的感觉,因为他们的亲戚竟然都刚好不在家,「该不会是故意的吧?」我心里这样想,只是看他们好像也没有在打什幺歪主意的样子,我也就不那幺在意了。

然后,我们就到阿伦的房间去玩牌了,我们玩的是大老二。玩了一会儿,阿ken到厨房去拿杯子替大家倒饮料,他一回来,我就说我觉得要赌一些东西、有输赢才好玩,结果阿ken居然提议输的要脱一件衣服,阿伦说:「不好吧,小彩她是女生……」,我马上接口道:「呵呵!怕你呦!来玩啊,我又不怕你们看!只是如果脱到只剩内衣,可就不能再脱了哦!」,阿伦看我没反对,当然也就同意了。

嘿嘿!玩大老二可是我的专长哩,我哪会那幺容易让他们看到我的内衣。玩了几轮下来,提议脱衣服的阿ken反而从头输到尾,一下子就输得只剩一条内裤了。阿伦身上也只剩裤子,而我却只有脱掉手錶、袜子跟外套,呵呵!

但是,我的如意算盘好像打错了,因为我虽然知道他们两个很壮,但却是第一次看到他们的裸体,而阿ken的肉棒虽然还没勃起,但在他的三角裤下仍然十分明显。你想,有两个半裸、而且全身都是肌肉的猛男坐在我的面前,我哪里还能冷静的思考。我开始觉得脸红心跳,接着牌也一直出错,我连输了两轮,到了第三轮我又输了,我身上只剩下衬衫和牛仔裤,再脱就是胸罩了,阿伦他们也不强迫我脱,只是在旁边笑着看我。

我想:脱就脱吧!怕什幺!就开始把上衣扣子一颗颗的解开,手还一边发抖。等到我脱完了,才发现他们一直盯着我的胸部看。我脱了以后、感觉自然点了,就继续跟他们玩下去,想不到又是我输!完蛋了,连内裤也要给他们看,我慢慢的脱掉牛仔裤,脱完以后我的脸整个都红到耳朵了。这时我看到阿ken的内裤已经比刚刚胀大了不只一倍,而阿伦的裤子也凸起了一个小山丘。

这时我说:「好…好了啦!…都被你们看光了…。我…我可以…可以穿回来了吧?」。阿伦说:「等等啦!小彩,妳的身材好好喔,我们想再看一下。」,什幺嘛!真是的,故意欺负人家…,接着,他们甚至开始讨论起我的身材了。过了一分钟,我终于受不了了,就转身下床要拿衣服,这时阿ken突然将我扑倒在床上,并且开始亲吻我的脸:「啊!不!不要啦……你……你要干嘛啦!……唔呜……」,然后阿伦也开始抚摸我的大腿:「小彩,其实我们兄弟早就讲好了、说今天晚上要给妳一个难忘的夜晚。」

「不……不可以……妹妹我……还没準备好……啊!!」,阿伦突然将他的大手伸进我的内裤,摩擦我早就兴奋而溼润的穴口:「嘿嘿!还说没準备,连那里都已经溼了。「不……不是啦……妹妹……唔唔!……」,话还没说玩,阿ken就吻住了我的小嘴,舌头也不停的翻搅。他的舌头长到可以伸入我的喉咙,然后他还不停的吸,我好喜欢这种感觉喔!同时他的手也用力的搓揉我那很有弹性的奶子。

我的内衣裤早就被他们用力扯掉了。我的乳房虽然不算非常大,却也不是我能一手掌握的,但阿ken的大手却能把它们完全的握住。我的乳房让他任意的搓揉捏挤,让我有一种被欺负的快感「呜唔!……」,我兴奋的都快哭了起来。阿伦的手掌把我的阴部完全盖住,还将中指不停的抽插我的阴道,他的中指好粗,塞在我里面好像是性交一样「啊……啊……噢……」,害人家差点就高潮了。

被两个粗壮的黑人压在床上的我,就像一个玩具洋娃娃一样,任由他们任意的玩弄。在那种情况下的我,更是有一种想被佔有的慾望,我的双手由抵抗变成了拥抱,我的身体也开始迎合他们的亲吻和爱抚,那样的快感比起自慰还要强烈多了。我终于在阿伦把第三根手指插入我阴道的时候达到高潮。

接着,他们站了起来,并把裤子跟内裤都脱掉。听说黑人什幺都大,尤其是生殖器官,但想不到他们不但一样壮,连阴茎都一样又粗又长,我后来有用尺来量,足足有20几公分,看得我是又怕又兴奋。好想被他们插入,让他们狠狠的把我送上高潮,却又怕自己的小穴承受不住。

他们把两根大肉棒直立在我面前,阿伦说:「刚刚玩完了大老二,现在请妳玩玩我们的『大老二』吧!」我听话的用双手握住并套弄他们的大肉棒,并且试探性的舔拭它们那跟高尔夫球一样大的大龟头。阿ken发出舒畅的呻吟,并且鼓励性的摸我的头。

我含住阿伦的龟头,用舌尖不断的刺激他,我感到他的阴茎在跳动,我就把它深深的含入我的喉咙,并且用力的吸吮。他大喊了一声并说:「哦……对!就是这样。小彩,再吸用力一点。」我轮流的含着他们的阴茎,还一边含糊的说:「嗯……你们的……大香蕉好……好吃……」我用我的小脸摩擦它们,有时候还故意偷偷的轻咬一下,让他们得到刺激的快感。

大约过了20分钟,帮他们打手枪,打的我手都痠死了,他们还是不射出来。他们看我也有点累了,就开始自己用手快速套弄,并说:「小彩,快张大嘴巴接我们的精液吧!」阿ken首先射了出来。他的精液量好多,射满了我的嘴还没射完,剩下的就都留在我的脸上,接着阿伦也射了,他就像尿尿一样,把热热的精液淋在我的身上。我吞了一半,就把剩下的精液抹在身上,还帮他们将龟头上剩下的精液舔乾净。

不一会儿,他们的阴茎又翘了起来。阿伦坐在床上,然后阿ken把我抱起来,要我慢慢的在阿伦的肉棒上坐下来,阿伦也扶住了我的腰,把他的大老二对準了我的阴道。我既期待又兴奋,想好享受大尺寸肉棒所能带给我的快感,一方面却又在害怕。阿ken一边爱抚我的乳房,一边叫我不要害怕,等一下就会很舒服了。我也知道啊!可是……。

这时阿伦的龟头已经抵住了我的小穴口了,他开始抓紧我的腰,将他粗壮的大肉棒压入我小小的阴道里,才刚塞进了一个龟头,我就觉得已经卡住了。他仍然不放弃,开始用半旋转的慢慢插入我的里面「啊……不要塞了啦……这样……好……好舒服……」,等到他的肉棒塞入了一半,他突然用力的往上一顶「啊!!!…………」,我感到他的大肉棒完全的进入我的体内,我的阴道像是被撑开了一样,我觉得好痛,却又叫不出来。

阿伦抱住我的臀部,接着站了起来,用往上顶的方式干我「哇啊啊!!~~这……这样顶……我……太……太爽了……哦!……不行……会死……会死掉……啊!!~~」,干了一会儿,阿ken从后面抱住我说:「小彩,妳的菊花有没有被男人玩过啊?」「呜唔……有……啊……嗯……有啊……」阿伦停止了干我,并用手分开我的两片屁股,我儘量的放鬆自己,让阿ken的大老二能进入我的肛门,但等他完全插入,我也被阿伦的大肉棒插到了高潮。

接着他们俩不停的往上顶我,而且速度是一快一慢「哦啊啊!! ~~这……哦……不行……我会被干死……啊……哦……」,我的身高只有163,被他们这样夹着插我,我的脚根本碰不到地,我的体重让我被他们完全的深入「啊啊!!~~你们插……哦……插的好深……啊啊……」阿伦不停的舌吻着我,我和他的舌头互相交缠着,阿ken也卖力的舔我的脖颈和耳朵,我被他们搞的快感连连,我觉得我的高潮是接踵而来,根本没有停止过。大约干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才在我体内射出。他们本来还想继续干我的,但看我一副已经快不行了的样子,就在我的身上打手枪。最后,我在他们俩的怀中睡着了。

之后,我就变成他们俩的『炮友』了,他们几乎每两天干我一次,而且都把我干到不省人事才结束,而且他们也不在乎场地,有时候在速食店的厕所就搞了起来。最刺激的一次是在百货公司的更衣室,他们带我去买衣服,结果在我换衣服换到一半就冲了进来,他们一个人在里面干我,另一个就在外面把风,那次他们一共轮姦了我四次才停止。

有一次连续三天的假期,阿ken突然跑来对我说:「小彩,再过几天,我们兄弟就要回美国了,我在台北的朋友今晚要帮我办个送别宴会,妳要不要参加?」,我想了一下就答应了。当天晚上我跟着阿ken到了他家,竟然发现……参加宴会的人,除了他们兄弟外,还有我不认识的三个黑人,而且六个人里只有我一个是女的!我发现我又被他们耍了,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兴奋、我开始全身发抖。

这时阿伦过来抱了我一下,说:「不要紧张,我们没有骗妳,妳是这个宴会的主角,今晚将会是妳最难忘的一夜。」,接着宴会开始。我们先吃了一些东西之后,阿ken拿了一瓶酒过来,他打开了之后,突然把酒泼在我身上:「啊!……你…你干什幺?」,然后旁边的四个人开始向我靠近,他们很快的把我的衣服扒光,然后继续把酒倒在我身上,把我的身体当成『酒杯』,每个人开始吸舔我身上的酒。

我被他们舔的全身发软,而他们有的也开始脱衣服,有的则伸手抚弄我的乳头、小穴。我从没承受过那幺刺激的经验,我开始淫叫着:「啊~~~……你们……这样………我……不行……啊啊啊!!~~!」,接着,他们一个用嘴吸我的小穴,两个在玩弄我的左右乳房,还有两根黑色的粗大肉棒在我面前,要我帮他们口交。我左右手各握着一根,不断的上下套弄,并交互的舔他们的大龟头。

这时我的三点被用力的吸吮着,而且我的小穴正被阿ken长长的大舌头不停的进出,我受不了了、大叫:「喔~~……啊~~~……好……妹妹……好爽……啊~~~……」,一下子我就被他们用嘴送上高潮。这时被我套弄着的两根大肉棒,突然一起塞入了我的小嘴:「唔!~~~……」,并开始射精。他们的精液量很多,我的嘴根本容纳不下,他们便把剩下的射在我的脸上,也许是我满脸精液的样子太淫蕩了吧!正在吸我乳头的那个人忍不住就射了,弄得我满身精液。

马上就有人将我抱起,并由下往上把他的黑色阴茎插入我的小穴。他让我坐在他身上,开始用力的顶我:「啊~~~……啊……啊……好棒啊……你的好大……干得……妹妹好爽啊……」,而他们也不会放过我的小菊穴。接着就有人从我的背后,用他的巨大阴茎贯穿我的小菊花:「啊!!~~~……」,我只觉得下半身被塞得满满的,有种说不出的快感,而我的嘴里也塞了一根大肉棒,同时双手也在帮两个黑人套弄着,我从不知道我的身体能同时被那幺多人玩弄着。

在这幺淫蕩的姿态下,我很快的又高潮了,然后在我嘴里的肉棒深深的插入我的喉咙,将精液全射进我的胃里。我后面的男人接着快速的抽插了几下,把我的屁股夹紧,也在我的体内射出,旁边的两个黑人则抓着我的手快速套弄,一直弄到我手痠了,他们才分别将精液射在我的脸和身上。

接着,那个干我小穴的人站了起来,把满身精液的我压在地上,开始狠狠的在我体内抽送着:「啊!!~~……哦~~…又…又丢了…」,他这样又干了我五分钟,然后把肉棒深深的插入,将一股热热的精液注入我的子宫。我已经累得不行了,但他们当然不会就这样放过我。

在我休息了一会儿后,他们开始轮流的姦淫我的小穴、菊花和小嘴,接下来的时间,他们用尽各种的方法玩弄我的身体,甚至还把我带到阳台上搞,弄得我又紧张又兴奋。而我的体内随时都有两只以上的肉棒在进出着,他们每个人至少都射了三次以上,我全身上下都是男人的精液。大约过了三小时以后,阿伦看也玩的差不多了,就送走了他的三个朋友,然后他们兄弟俩帮我把全身上下的精液洗乾净之后,就抱我到床上睡了。

隔天早上我先醒来,看到他们都还在睡,我就开始套弄起他们的肉棒,结果阿ken被我玩到射出。接着他们同时醒过来,阿伦说:「小彩,妳是昨天被我们干的不够吗?」,说完两个就扑了过来,我大叫:「啊!呵呵!不要啦!我不是故意的,啊啊!!~~」,结果,我又被他们干到昏死过去。

最后一天,我送他们去机场,原本是想要一个感性一点的送别的,结果他们又把我骗进男厕所,狠狠的干了我三次,真是色性不改。从此之后,我的穴就一天不能没有人插,我只好在学校里找喜欢干炮的对象,慢慢的,学校里长的帅又体力好的同学,几乎都插过我的小骚穴。现在3P、4P已经是斯空见惯,尤其我喜欢后面两个洞被鸡巴插着,嘴里又含一支肉棒的感觉,更喜欢很多人排着队,一个一个轮流死命的来干我,爱死那种被狂插猛干到浪穴翻红,爽晕过去的感觉。

有一次,学校的橄榄球队庆祝远征胜利,在学校的大礼堂办舞会,那次只有我一个女生,足足应付四十个身材高大,体力一极棒的男生。他们一边跳舞喝酒,一边排队等着干我,身剩三个洞都没闲过,搞的整个大礼堂音乐声四起,我也狂叫连连,淫声浪语,辞起比落……小穴里的淫水却也是一阵一阵的狂洩,从没停过。[啊!这是谁啊……插的好用力啊……对……就是这样插……继续这样干我……后面的……再顶上来啊……哦……爽死……贱货我快……快爽死了……小穴好美啊……美死了……啊……]此时我手里还握着两根肉棒舔着。

[噢……欧……真好吃的肉棒……噢! ……]后来有人餵我喝一杯饮料。(事后才知道是强力春药)在他们边干我的同时,小穴里的淫水变的水流不止,全身开始发热,穴里好像有万只蚂蚁在爬,奇痒无比。

[啊……好痒啊……用力撞我……撞死我的小痒穴……浪穴痒死了啊……快……干我…用力干我啊……啊…这下止到痒了……好爽啊………呜……对!……顶住磨我……顶住穴心磨啊…美死了……啊……啊……哦……后面的别偷懒啊……继续干啊……啊……屁眼也爽死了……哦……干死我……干死我……让我爽死好了……啊……啊……拜託各位大鸡巴哥哥……让我爽死在这好……好吗……啊……我又……要……昇……天了……啊……]

接着趴在男同学身上叫爽了晕过去,一堆人也没闲着,还是轮流继续干我,一个接一个的干,干完射在我的穴内,且射的很用力,滚烫的精液,烫的我快感连连,阵阵酥……

[啊……好烫啊,谁的精液……射死我了……烫的我好爽啊……啊……又……射进来了……]

就这样,从晚上八点一直搞到天快亮。我昏了过去.又被他们干醒,爽晕了过去,又被精液灌醒,一直重複的被干着,粉红的嫩穴最少被射了八十几次,少说也有喝了两杯的精液,下半身黏胡胡的,从小穴怈到大腿跟,他们才精疲力尽的放过我。

但我还是意犹未尽,我还蛮喜欢的,谁叫我爱上轮姦。呵呵!

(三) 游泳池的夜晚特训

「呼…」游泳队的训练终于结束了,今天由于状况不错,多练习了一会儿,所以我是最晚离开的。我在更衣室把泳装换下来之后,发现旁边还有个背包,「咦?是玲玲的?她不是先走了吗?」我正觉得奇怪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我便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前进。

一直走到了男浴室,仔细一听,那声音竟然是女生的呻吟声!让我当场脸红了起来。我偷偷的打开门,从门缝里偷看,天哪!是玲玲?我看到她趴在墙上,而在她后面有一个男人正抓着她的腰,猛力的干着她,这…这是怎幺回事啊?

我和玲玲是高中的游泳校队,玲玲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校花,不但皮肤白皙、脸蛋漂亮,再加上因为游泳而训练出来的苗条身材,使得全校男生为之疯狂。嗯?你说:那我ㄋ?呵呵…小彩我当然也不差啦!虽然身材娇小了点,却有着C罩杯的丰满乳房,脸蛋也挺可爱的喔,只是玲玲又比我多了一份气质美。

每当社团活动的时候,那些溜到游泳池旁来偷窥的男生,几乎都是为了看我和玲玲,不过我是属于那种大哥喜欢保护的小可爱型,高年级有好几个大哥都收我做乾妹,所以同年级的也就不太敢追我,我收到的情书当然也就比玲玲少啦!

这个暑假,学校要我们参加了XX大学举办的游泳暑训营,负责指导我们的是两个大学生,他们叫小雷和强哥。小雷的身材高瘦,不过也有着六块腹肌,是个游泳健将,强哥的肤色黝黑,比小雷矮一点,可是却比小马壮很多,全身都是肌肉,是属于猛男型的(也是我喜欢的类型喔)。

我和游泳队的队员们每天从下午一点练到六点,由于玲玲住的地方离我家很远,所以我们并没有一起回家。但是最近玲玲常常一声不响的就回家了,让我觉得很纳闷,可是今天竟然被我偶然的发现,她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在男更衣室激烈的和男人做爱!

「啊…啊!!~~再…再用力一点…喔喔…」听着玲玲放浪的呻吟声,让我跟着脸红心跳了起来,连朋友的我,都不知道她是那幺的淫蕩,那在她后面的男人是…「唔…啊…强…强哥…好棒喔…啊啊!!!」啊!!我把门再拉开了一点,在她背后用力顶着的,果然是教练强哥。

强哥扶住玲玲的小蛮腰,一边用力的顶着,还一边扭着腰,从各种的方向把肉棒顶进玲玲的小穴里。他发出了喘息声,说:「呼…呼…玲玲,怎样?喜欢强哥这样干吗?」「嗯…喔喔…强哥干的…让玲玲…好爽喔…」

「那我会让你更爽一点的……」一个男人从角落走了出来,是…小雷?!他握着早已勃起的大肉棒,把玲玲的头转了过来,用阴茎塞住了玲玲的小嘴。玲玲满足的吸吮着,小雷也开始在她嘴里一进一出。

这时强哥干她的速度越来越快了,我猜他是快射精了,果然过没多久,他「啊!!」的一声,把男人的阴茎全部深入小穴里,并抽搐了几下,才把沾满淫水的肉棒拔出来。接着玲玲跪在地上,专心的帮小雷口交,过了一会儿,小雷才射精在她嘴里,并露出舒服的表情。

然后两个男人把虚脱的玲玲抱起来,开始帮她洗澡,我就赶紧把东西拿一拿,偷偷离开了。

隔天,我一如往常的来到了游泳池,看到玲玲和平常一样在练习,昨天的事就好像没发生过一样,但我只要一看到她和教练,那淫蕩的画面就浮现在我眼前,让人脸红心跳。我决定今天晚上再留下来一次,看看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我躲在更衣室里,一直待到了七、八点,才偷偷的溜出来,一靠近男更衣室,果然又听见玲玲舒爽的叫床声:「喔!!~~啊…啊…好棒喔…」以及男人厚重的喘息声。我打开了门缝,看到小雷把玲玲压在地上,快速的进出她的小穴,我专注的看着,感到全身发热。

这时,突然有人从背后抱住了我,并摀住了我的嘴,「唔!…」他紧抱着我,并将另一只手伸进我的衣服里,开始搓揉我的胸部,就在我想挣扎的时候,他的嘴吻住了我的小口,用舌头在我嘴里翻搅着,同时用力的扣住了我的双手,让我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侵犯我的小嘴。

「啾…嗯…唔…」他接吻的技巧很好,没多久就让我全身无力了,接着他把我推倒,开始把我身上的衣服脱掉,我才看清楚,原来他是强哥。

我推着他的肩膀说:「嗯…啊…强哥…不要啦…」,我的上衣都被脱光了,强哥一边吸吮着我的乳头,说:「嗯…小彩…妳还真淫蕩啊…妳看…」他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将手指插入了我的小穴「啊!~~」「才稍微弄一下,这里就那幺湿了…等一下强哥一定会让妳爽到不行的…」。

他玩了一下,就把我抱进了更衣室里,这时玲玲坐在小雷身上,不停的上下跳动着,强哥对着玲玲说:「玲玲妳看,今晚我们有新朋友了。」被干的神情恍惚的玲玲一看到我,吓了一跳,想从男人身上离开,却被小雷抓住了腰,用力的向上顶着。

「小…小彩…啊!…妳…妳怎幺会在这里?」,正在玩弄我的乳房和小穴的强哥帮我回答说:「嘿嘿…人家小彩早就在外面偷窥好久了。」「不…不是这样啦…喔!!不要…」「还说不要…妳的小穴可是很想要的喔。」「啊啊……」。

强哥似乎被我的淫叫声弄得十分兴奋,他把我压在地上,二话不说的就将他粗大的阴茎插进了我的小穴,「啊!~~好…好大…喔~~」他笑着说:「原来已经不是处女啦?怪不得那幺淫蕩。」他把我的双脚架到肩膀上,开始用力的干着我的小穴。

「啊…喔…好…好爽喔…」「啊啊!!…」我们两个女孩淫蕩的叫声充满了整个更衣室,而两个大男人像是在比赛一样,快速的干着我们。而玲玲好像快高潮了,她叫着:「喔!!…不…不行了…我…快洩了…啊啊…要…喔…我…我洩了…」,她无力的趴在小雷身上,而小雷将她扶了起来,让玲玲趴跪着,从背后继续干着她。

这时强哥将我抱了起来,开始由下往上的顶我,他的肉棒深深的顶着我的花心,让我忍不住呻吟着:「喔喔!~~强哥的肉棒…插的好…好深…喔…」「嗯…小彩…妳的小穴好紧…夹的强哥好舒服啊…」我被干的只能发出毫无意义的呻吟声,只觉得快感不停的累积,越来越接近高潮的顶点了。

「哇啊啊….人家…人家要丢了…啊…不…不行了啦…啊!!!~~」我终于高潮了,我的小穴也流出了大量的淫水、一阵一阵的收缩着,而强哥也大叫着:「啊…妳的小穴吸着我的肉棒…喔…要射了…」他把我放下来,抽出了肉棒,将肉棒伸进我嘴里开始射精。

我边套弄着,并将他的精液全部吞进嘴里。看着他意犹未尽的表情,我想,今天晚上的遭遇,可能还不只这些………

隔天…在游泳池…「喂!玲玲…我问妳,妳什幺时候开始和教练他们…发生关係的啊?」「嘘!」玲玲看看旁边,确定都没有人之后,才开始回答我:「妳不可以跟别人讲喔!」「拜託,人家昨天还不是被他们给…怎幺可能会讲出去啊?」。

玲玲嗯的一声,开始说着:「一个礼拜前,小雷要我留下来,说要教我蝶式。那天晚上只有我和小雷在游泳池里,我自己在练习,而他在岸上指导我,这时我的脚突然开始抽筋,我喝了好几口水,然后小雷就跳下了水,把我抱上来。

他开始帮我按摩脚踝,一边问我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然后他要我躺下来,他的手却开始不安分了起来,从我的小腿、大腿,一直摸到了我的臀部,我觉得奇怪,但是也没说什幺。

他慢慢的从腰部一直按摩到我的背,让我觉得很舒服,全身都放鬆了,过了一会,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他开始把我的泳衣脱下来,我想爬起来,却被他给压住了。他把我上半身的泳衣拉开,我的胸部露了出来,他便含住了我的乳头。

在这之前,我连自慰都还不会,强烈的刺激让我忍不住叫了出来,我说不要这样,可是他不理我,仍是继续的爱抚着我的身体。我想推开他,但这时又有人过来抓住了我的手,我转过头,看到强哥制住了我,接着,我就任由他们摆布了….。」

「所以,妳就心甘情愿的被他们两个给轮姦了啊?原来妳是那幺淫蕩的女孩喔!」玲玲脸红了一下,说:「妳自己昨天还不是一样,还叫的比我大声咧!他们的技巧,妳昨天也嚐试过了,从那一天开始,他们就要我每天晚上留下来,和他们…做爱。」我回想起昨天的事,也忍不住脸红了起来。

这时小雷走了过来,在玲玲耳边说了几句话。他走了以后,我说:「玲玲,他说什幺啊?」「喔…他…他要妳和我今天晚上一起留下来。」「什幺!我…我也要吗?」

我和玲玲走进了更衣室,小雷要我们两个穿上泳衣,然后强哥走了过来,抱住了玲玲,两人便开始互相爱抚并热吻了起来。小雷要我躺下,接着拿出了一只电动按摩棒,他揉捏着我丰满的胸部,并且把开动按摩棒,在我的阴道外摩擦着,刺激我的阴核。

我舒服的呻吟着,这时玲玲和强哥已经干了起来,今天玲玲似乎特别的兴奋,很快就到达了高潮,不停的喘息着,也许是因为有我在旁边吧。小雷把按摩棒的功r率开到最大,并整只插入了我的小穴,我不禁淫叫了起来,小雷对我说:「小彩,妳就在这里欣赏一下我们怎幺玩弄玲玲的吧!」

我躺在地上,一边被按摩棒玩弄着,一边看着玲玲他们大玩3P游戏,这时强哥抱着玲玲不停的干,而小雷则在玲玲背后,将自己的肉棒对準了玲玲的菊穴,慢慢的插了进去,玲玲不停的大叫:「啊!!~~不要这样… 呜…喔喔喔…」可是小雷和强哥不但没有理她,反而还加快了速度,不停的在玲玲体内进出着。

「啊啊啊啊!~~……」玲玲被干的快感连连,没多久就洩了,看着他们的我也同时被按摩棒玩弄到高潮,可是他们还没放过玲玲,仍然抱着她不停的干。「啊…」终于,两人同时在玲玲体内射出,虚脱的玲玲还紧抱着两人,轮流的和他们热吻着。

接着他们把玲玲放下,然后走了过来,把半软化的肉棒伸到我的面前,要我帮他们口交,我开始用手套弄着,并用舌尖舔着他们的龟头,很快的他们又硬了起来,我把小雷的肉棒整根含进我的小嘴,开始用力的吸着。

而强哥到了我的背后,把我小穴里的按摩棒拔了出来,我的淫水便流了满地,然后强哥把按摩棒塞进了我的菊花,再把他自己的阴茎插入小穴里,开始动了起来。这样子的感觉让我好像被3个男人强姦一样,因为下体的刺激,我舒服的吸着口中的肉棒,强哥也用手玩弄着我的乳房。

我一边玩弄着小雷的阴囊,一边套弄着他的肉棒,又紧紧吸住他的龟头,他终于忍不住在我嘴里射精了。我便开始放浪的淫叫着:「啊!!好棒…喔…强哥…人家的小穴…好…好爽喔…啊!!」我像是要把全身的快乐全部喊出来一样,淫蕩的呻吟让强哥更是用力的干、用力的干。「啊…好棒…要…要丢了…」「喔!!我…我也要去了…」「啊!~~」在我高潮的同时,强哥也把肉棒深深的插入小穴,并将一股热热的精液射进我的体内,让我舒服的晕了过去……。

我和玲玲就这样过着淫蕩、刺激的一个暑假,然后我和强哥他们也渐渐的失去了联络,不过……这真是令人难忘的一次经历呢…